忘川

只会挖坑不会填的一只废仓鼠。

【兰博基尼】女巫的寻夫之旅【段子】

瑟兰迪尔是最有名的女巫,经常会有各种王公贵族邀请他去参加宴会,他于一次宴会上遇到了一位很是风趣幽默的绅士,在宴会后瑟兰迪尔用了一点小魔法追踪了这位绅士,然而为什么一位绅士会住在荒山里,而且还是在山洞里?瑟兰迪尔自我安慰或许吧这位绅士在进行生物研究。然而谁能告诉他,这只棕毛大熊是怎么回事,而且这只熊还喝红茶,还冲他微笑?

瑟兰•担心被吃掉并且还觉得熊的眼睛好漂亮•迪尔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对一只熊有了好感。

洛•熊先生•基没想到只是参加了一场宴会就带回了一个漂亮的女巫,虽然这个女巫看他的眼神怪怪的,但也可能是自己这个摸样吓到了他,于是洛基准备友好的给他一个微笑,毕竟族群里的人/熊都说他笑起来很好看,然而他笑了之后为什么那个人显的更奇怪了?难道他吓到他了?洛•有点慌美人被吓跑•基。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换个形象,然后再见美人。

于是瑟兰迪尔就看见熊先生突然的跑掉了,掉了,了。至此女巫的追熊之旅就此开始了,然而他并不知道熊先生并没有跑掉只是回了族群寻找可以长期维持人身的方法而己。只是现在还不知情的女巫觉得还是先追上再说。

【基瑟】这令人脑壳疼的信息素『段子』



在瑟兰迪尔以为空气净化机研发好了后,发情期就不会再对洛基造成伤害时,洛基就被他的信息素弄进了医院,打了两天针,出院时还哑着嗓子逗他“我觉得我现在的嗓音,我很喜欢。”

瑟兰迪尔优雅的白了他一眼,给他拿着药,看服用剂量。

洛基凑到人耳边压低了声音“真的,因为特别像你发情时的声音”


【砰】趴在地上的洛基无视周围人的视线,站起来,整整衣服,跟着瑟兰迪尔一起上了车。


回家的路上二人不约而同的选择让公司研发部继续加班。


今天的洛基也是靠水活命的一天。

瑟兰依旧只能与防毒面具相伴。


净化器……还在研发的路上。


啸 • 月 【壹】


公子景自当年楼兰国灭时便弃了神子月的身份,以公子景的身份游走于天地间,身负诅咒的他已数百年未曾为人所见。他走过一座又一座的城或繁华或衰败,见过太多的奇景,能人,异士,异事。本以为这次进入的城与过去无甚不同,虽然也确实无甚不同,却不想在入城后,于城中闲逛时在城墙拐角处,见到了一只皮毛雪白唯额间有一撮火焰色毛发的半大狼崽懒洋洋的趴在那儿。看那只狼崽毛光水亮的料想是城中那家大户养的玩物,却不想一连七天都看见那只狼崽趴在那儿,看样子估计都没挪过窝,虽说刚入秋天尚暖,但因城处南地,雨水却是未断的。公子景撑着伞看着那只狼崽闭着眼抖抖耳朵上的雨水,不知为何看出了一丝享受之意。公子景走近蹲下身子,忍不住抬手顺毛又逆毛

摸了摸狼崽的头,都说狼是凶兽但不知为何,他就是确信这狼崽不会伤他。

狼崽感觉到有人触摸懒洋洋的抬眼看了一眼,抬爪拍掉了人手,但却习惯性的伸出了利爪,收回时已来不及,看着人手上的伤口,狼崽懒洋洋的看了眼似乎在想怎么处理。

公子景看着手上的伤口不由笑道:“小家伙还挺凶。”

狼崽看了他一眼,而他似乎在狼崽的那一眼中看到了熊熊燃烧的烈焰,回过神正好一道火焰自他手上的伤痕上升腾而起,又瞬间熄灭,火焰熄灭后手上的伤口也一同消失不见,光滑的皮肤上再无半点痕迹。

公子景看着这一幕脸上满是惊喜,又忍不住去逆毛摸狼崽,“这是你做的吗?好厉害。”

狼崽忍住拍掉人手的冲动,任人摸了摸了,但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抖了人一身水。

公子景见被抖了一身水,索性把狼崽抱进怀里了。
“反正这么多天都没见人来接你,你以后跟着我如何?”狼崽窝在他怀里,眯着眼点了点头。

然而在公子景前脚刚抱走狼崽,后脚一个白衣公子就来了此处,冲着空空的墙角有些疑惑的转了好几圈,确定没有什么东西后,捏了一个奇怪的手诀,在原地站了片刻后,便向着公子景离开的方向追去。

PS:今日的狼君没有姓名。

啸•月 预告


公子景于一次外出时在城墙角遇到了一只趴在那儿,懒洋洋的半大白狼,说是白狼但又不是纯白的那种,额间一块有和火焰一样颜色的毛,乍看并不规整,细看却又像一个符文。出于好奇公子景把白狼拎了起来,被打扰的白狼也不恼,仍是懒洋洋的睁眼看了他一下,随后又闭上了眼养神。公子景出于好奇便将这只懒洋洋的狼捡了回去。然而从不为人所见的公子景似乎忽略了一个事情,那就是他似乎【确实】被看见了虽然,不是人。

狼君:我有人身的。
公子:但你本质不是人。
狼君:……

狼君还没想好谁比较合适。

【壁花】岁月静好【段子】


现代串场

花无谢同朋友吃饭时,听朋友讲了一个挺好玩的事的,朋友说他在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挺帅的蓝衣服小哥哥,骑着小黄车特别悠闲自在,就是老骑一小段就停车看看车筐,可是从他的角度又没看见车筐里有什么,本来吧以为不同路也就打消了好奇心,没想到小哥哥大概要去的地方跟他一个方向,他就这么跟了一路,最后小哥哥先在一个地方停车时,他才看见小哥哥从车筐里拿出一个手机,正好提示音响起“已到XXX附近本次导航结束”原来人家不认识路,看车筐是为了看手机的导航。

“你说那小哥哥怎么能不认识路还表现的那么悠闲自在啊。”

花无谢正准备笑就感觉自己胳膊被人拍了拍,“就是他,我说的那个小哥哥就是他。”花无谢看着朋友指的人,突然就笑趴在了桌子上,并且成功吸引了那个小哥哥的注意力,朋友不停的示意花无谢收敛一下“喂,人家看过来了。”“朝我们走过来了,你停一下啊。”

正当朋友以为小哥哥会问些什么时,人家特别自然的坐在了花无谢旁边,还笑的很温柔的问“无谢什么事情这么好笑?”“没有没有。”花无谢摆摆手并且示意朋友保密。

朋友表示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好吗。

花无谢看着连城壁有些疑惑的目光,很自然的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你太可爱了。”

“……”恭喜花无谢成功收获今日份的懵壁。

【基瑟】这令人脑壳疼的信息素『段子』

提前的七夕节庆

洛基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去警察局提人的一天,提的还是他家另一位总裁大人。

“公共威胁罪?”洛基看着瑟兰迪尔挑了挑眉显得有些惊奇“你做什么了?”

“释放信息素了。”瑟兰迪尔相当淡然的回他。

洛基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瑟兰迪尔长的好看想追他的人能从城中心排到城郊,识趣的被拒绝就不会再动什么心思,不识趣的就会直接被瑟兰迪尔用信息素直接呛晕,毕竟以他的信息素纯度来说没什么人能对他怎样,除了比他纯度还高的自己。估计又有人不识趣的招惹他了。洛基本想调侃两句,然而话还没出口,空气就开始变得呛人了,洛基飞快冲进浴室打开淋浴设施“我还没干什么呢。”

“防患于未然而已。”瑟兰迪尔淡然的喝着酒。

洛基“……”

这日子没法过了,催工必须催工,净化器再研究不出来他迟早要和瑟兰迪尔决一死战,看谁受得了谁的信息素,催工必须催工。这是在某个古老国度的情人节到来时,洛基心里唯一的想法,至于另一位,谁知道会不会是同样的心愿呢。

【壁花】 岁月静好 [段子]


少爷的一天

早起,洗漱过后,先去给老祖宗请了安,又去给爹娘问安,与老祖宗,父母兄弟一同用了早饭,被大哥监督着和三弟一同练武一个时辰。休息了半个时辰后,又支使三弟去翻老祖宗的库房。被逮,挨了父亲一顿训,向老祖宗求救成功,免罚。

中午:公主到访,少爷陪公主演戏,诈他大哥显身,无果,公主没见到人离开,少爷松了口气,去看他新养的黑兔子去了。逗了一个中午,少爷吃了原本给兔子的水果,得到了一个不理他的兔子屁股。少爷不高兴戳了戳兔子屁股,被踹。

下午:少爷开始鼓捣早上从老祖宗的库房里拿出来的东西,晚饭都是在自己院子里吃的。吃饭时顺便听人汇报宗主的一天,中间一会儿边笑边说人笨,一会儿又说人无趣,一会儿又说那人不会心疼自己。

晚上:少爷终于把东西做好了,收进一个匣子里,笑的十分灿烂,让人怀疑又喝醉了。收好东西,看了会书,沐浴,休息。

一天结束

【壁花】 岁月静好[段子]


宗主的一天

早起用过早饭后,练功,去演武场与左右护法切磋,顺便指点一下宗门弟子练功。处理宗中事务

中午:近日暑气重,中午休息,宗主拎了本游记在宗门暗河上泛舟乘凉,怕小舟漂太远难往回划,宗主决定随便找个地方停下。歇了会儿,醒来发现,小舟卡在了一处石壁缝隙中,目前无法弄出来,确定状况后,宗主直接拎着书弃舟踏水回去了。

下午:去后山树林溜达一圈,很好,今天没有小祖宗捡。处理完宗中事务后,用晚饭,饭后听人汇报小祖宗今天又做了些什么。途中顺便又捏碎了一个茶杯,于是宗中采买清单上又加了三十个茶杯,追加了一份暗河通道翻新计划。主要内容增加烛火提高明亮度。

晚上:练功,结束后沐浴,然后看一会儿话本,休息。

一天结束

【壁花 】岁月静好『段子』

当天宗宗主再一次在后山树林捡到小少爷时,忍不住感叹,小少爷不学金钟罩铁布衫真是浪费这上好的天赋了。将人扶起来,给人弄干净身上挂的树叶,不由好奇的问他“你为什么每次来找我都不走正门?”

小少爷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这是情趣懂吗?你个没情趣的。”少爷才不会说他是想给人一个惊喜结果降落失败,这么丢脸他才不要让人知道。

被人说无趣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宗主也知道这小祖宗在折腾什么,无非是想自己一个惊喜,他不说自己也就不戳破,任人折腾,不过,宗主看了看躺在地上报废了的风筝,还是很心疼摔着了的少爷。当即准备抱人回去,但考虑少爷的面子问题,把人背了回去。给人上了药,哄消停了后,宗主就立马召集了宗中擅机关之术的弟子。

后来少爷就再也没摔过了,每次都能如愿以偿的给宗主一个惊喜。然而少爷从没说过为什么每次他都会落在后山那片林子里。

因为少爷想一直记住与宗主的初遇,并一直爱他如初

【壁花】明月放马[序]


故事与原著关系不大,但会引用一些场景名称和人物。短篇,不会太长。

逍遥侯本为江湖人士,因机缘救驾功被封为侯,却因当年之事伤了根本,致体弱,故常年不出府门。每年除节庆照例与某些官员有所往来外,便只与永安侯府有些走动。

永安侯乃是当今圣上义子,原为圣上一肱骨之臣之子,可惜圣上初登大位时,人心尚不安定,几位兄弟不满,欲引政变,为堪乱,正朝纲,不得已与贼子谋,后事虽毕,然人也亡已,家中唯有此子与幼女得活,圣上念其功绩,将其子女认为义子义女,封为王候郡主。

永安侯其人潇洒落拓,聪颖好学,又生的一副玲珑心肠,上至圣上,皇后,太皇太后,下至百官黎民,无人不喜。

逍遥侯常年闭府不出,京城上下对其知之甚少,唯知圣上对其异常宠信,与永安侯府关系密切。

至直圣上禅位,太子登基后不久,逍遥侯病逝,次年逍遥候忌日,永安侯祭拜归家后,当夜便急症而去,世人言,永安侯乃是思念挚友过度,耗空了心神,又于忌日见故人之墓,大悲,郁气攻心方得急症而去。   

应该是甜的。人物对应应该能出来吧。